你好,我是翎冬


我的作品

翎冬 今天 17:27

综影视:你的绿帽已送到

《正在连载:开端》 佛说四大皆空,我说你头上适合放羊。 一场车祸让巫情绑定绿帽系统,从此穿梭于各个世界里,为目标人物送上绿帽获取更长的寿命。 心黑手狠的世家大小姐,一朝穿到剧中那些各个悲催妹子身上,从此开始放飞自我。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《东宫》:  某天,那个曾经爱美人更爱江山的男人来到房门前,想要找她回去,结果发现,这好像……是他亲爹的寝殿来着…… 李承鄞擦擦眼睛,“应该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。” 曲小枫:“灭我全族还想让我宽容大度?来崽子,让小妈教你怎么做人。” 《一见倾心》: 徐光耀看着眼前女孩,眸光缱绻,“婉婷,你等我回来,有件事,我想告诉你。”  闻言,女子眼中闪现一抹光彩,强压下心中的激荡,“好,我等你!” 她为他洗手羹汤,从白天等到半夜,最后等来的不是当事人,却是他爹。 徐光耀以为,一切都是他以为的那样。然而殊不知自己头上早已是青青草原! 后世记载:沐婉婷,民国三绝之首。同时脚踏四条大佬船,还能不翻车的女人。 某人:她这不是渣,只是想给大佬们一个家。 为了大家有更好的阅读体验,有兴趣的可以➕读者群:696152898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《东宫》完成 《山河令》完成 《一见倾心》完成 《陈情令》&《雪中悍刀行》 《王牌部队》完 《开端》连载中 ——魔改电视剧,千万不要上升原剧。 巫情名言名语:《要想生活过得去,头上就得多点绿》 注意: 本文综影视、动漫、游戏、小说同人 1、女主人设:心黑手狠人又渣,24k纯妖艳贱货 2、某些世界女主可能脚踏几条船,不喜勿入 3、私设如山,不要纠结逻辑问题,一切只为剧情需要,经不起考究。 4、女主不是什么好人,就是纯粹的妖艳贱货,自私黑心,渣穿地心。 5、本文三观不代表作者三观 6、本文已签约,禁止任何方式转载

翎冬 2021-11-30

千古:论沙雕如何在线苟命

弃坑勿点

翎冬 2021-12-22

综影视:晚风徐徐

正在连载《一见倾心》 时空古神秦栩栩多年后从沉睡中苏醒,穿梭各个时空,邂逅不同男神,虐渣、打脸、搞事情,一件不落! 【第一卷完结】 从远古诸神时期就开始怼天怼地怼空气的秦栩栩,某天和天道刚上了,结果就是,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挪了地儿。 年轻的男声传入耳中,“这个墓室距今应该有三千年左右,要是棺棹里的东西出来,我们必死无疑。” 不待秦栩栩反应,又一个清冷男声响起,“找到出口,炸了它。” 秦栩栩……淦! 所以天道那个狗比东西是真想搞死她!!! 多情造作女主×清冷绝色男主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1、《八号当铺》完成 2、《香蜜沉沉尽如霜》完成 3、《终极笔记》完成 4、《沙海》完成 5、《重启》完成 6、《陈情令》完成 7、《终极笔记》完成 8、《灵魂摆渡一》完成 9、《山河令》完成 10、《鬼吹灯之精绝古城》完成 11、《长歌行》完成 12、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完成 13、《掌中之物》完成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【第二卷】 秦栩栩因被男朋友以“不爱他”的名义分手,回家后失误从楼梯上摔死,从而被“秩序之书”选中,在每个影视剧中的世界组CP。 眼看剧情线过半,秦栩栩恍然惊觉,她组的CP——翻车了! 垂死病中惊坐起,罪人竟是我自己?! 1、《变成你的那一天》完成 2、《生化危机1》完成 3、《千古玦尘》完成 4、《秦时明月》完成 5、《一生一世》完成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〖第三卷〗 《一见倾心×老九门》连载中 避雷: 1、卷一女主武力爆表,非傻白甜,双商在线,卷二女主仍然这样,只不过走的是暗黑风,不喜勿入。 2、本文1v1,不np,小说、动漫、影视全都有。 3、不喜请左上角,请勿故意刷存在感 4、挂比女主文,图个开心就好 5、私设如山!一切都为剧情服务!请勿考究!不爱看请直接左上角。 6、本书已签约,谢绝任何形式转载。

翎冬 2021-11-30

女主她丧心病狂

后世记:宣朝有姝,沈氏月初,此女放浪形骸不知廉耻,堪比妲己褒姒之流。 16岁与淮王府小王爷成婚,不过半年又二嫁当朝帝王宫,诱得一国之君为其斩杀忠臣,折辱各大世家夫人,惹无数百姓怨声载道,最终害宣朝灭国。 众人皆想妖妃沈氏会为新帝所杀,但不料对方竟然再度获得新帝青睐封后,并且视她为一生挚爱。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穿越而来的安月初本以为自己是幸运的,却不想这是上天给她开的最大玩笑。 她利用现代知识为其精心谋划,结果事成后等来的不是十里红妆迎娶,反而落得个被万般凌辱,剥皮拆骨惨的下场。 而再度艰难从地狱爬回来的安月初惊喜地发现自己回到16岁生日当天,彼时的她还未和那个渣滓订婚,身体也未曾被士兵乞丐糟蹋,所有的一切都还来得及! 重活一世的她发誓抛弃纯真善良,为追求更高权利不惜自荐枕席认狼作父,抛弃原有姓氏,戕害同族、谋夺异宝、祸乱朝纲引得无数百姓谩骂咒怨。 国破当日,沈月初正要带着自己的小金库跑路,结果一个玄金色长袍,脸上带着丝丝宠溺笑容的男人倏然挡在她面前,嗓音是从未有过的缱绻柔和,“小丫头,一日为父终身为夫,你可不能就这么跑了啊。” 沈月初看着面前男人一脸冷漠:“父亲,当初白纸黑字,你可别忘了我们的约定!” “哦?有那回事吗?”沈末年凤眸一挑,一把将人捞到榻上,温热嘴唇贴着女子耳垂幽幽道:“丫头,之前的约定不算,我们重新拟定一个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