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好,我是小苏向钱冲


我的作品

小苏向钱冲 昨天 23:07

美人令:不思良臣

【虐肾操作】美人令,戏良臣,误忠臣,祸佞臣。 天楚永煕小公主,忧国忧民小废物。 史书册,上书: “楚明冉,字清晏,号永煕。 其神若何,月射寒江。 其眸照水,欲含青珏。” 私家话,说是: “娇细语,一两声,倘问列子归何处? 软白雪,难舍里,芳菲靡靡叠枝头。” 琞泽皇帝楚明泽:“嗯……我们明冉总能让人心生歹意~” 天楚丞相谢怀瑜:“嗯……含蓄点,大概就是,贪吃好懒站不直,总问孤鸿何哀鸣?” 北府少将柳宁北:“嗯……我想给她跪下……亲一下子……” 不臣世子桓和歌:“嗯……晏呐~你家院子里的树,何时亭亭如盖?”(谢摘:你问过我吗?) 金吾左卫白闻时:“嗯……明抢不行,我爬墙总行了叭!晏晏~把小被叽掀一掀~” …… 楚明冉:“你们还是人吗!?滚!” 【良臣篇•谢摘】 陈阳谢氏谢摘,字怀瑜,年二十,入仕拜相,把持朝政数十年,以一己之力,把谢氏推为天楚最后一个“当轴士族”。 后,谢怀瑜,勤勤恳恳,兢兢业业,为国为民,只为了,爬上小公主的榻榻米。 在见到小公主前的谢怀瑜:退婚!一秒都不想多等! 后来,大殿初见,谢怀瑜屏息凝神:小公主在勾引我!一定是! 在吃到小公主前的谢怀瑜:皇帝?他说什么重要吗? 后来,婚期一推再推,谢怀瑜恭恭敬敬:陛下,有什么臣下能为您效劳的吗? 楚明冉:谢摘~国库空了…… 谢摘:我想办法。 楚明冉:谢摘~淮河决堤了…… 谢摘:嗯……我去赈灾。 楚明冉:谢摘~这个地是你家的吗?好大…… 谢摘:额……是你家的。 楚明冉:谢摘~这个人很好啊?为什么品评只给中下等? 谢摘:(因为他是寒人……)唉……小公主,您何时能下嫁于臣? 楚明冉:自然,海晏河清时。 【国将篇·柳宁北】 上淮柳氏柳宁北,字青原,年二十二,北府少将军,守淮南郡,年少成名,屡建奇功,越淮河,收失地,建淮阳城于北岸。 但,用谢摘之弟扬的话说:寡廉鲜耻柳宁北,好色之徒柳青原。 柳宁北理直气壮:你看着那样那样那样的,都没反应,你还是男人吗? 谢扬:你不能不看啊!那是我小嫂子! 柳宁北:眼珠子被粘住了,我也没办法~唉…… 谢扬:…… 柳宁北朝南坐,望淮水:城都建好了,小公主什么时候来康康啊~ 谢扬:等谢怀瑜死了吧! 柳宁北:你是不是再暗示我?喀! 谢扬:没有!不是!擦!你拿刀干吗! 【未完待续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