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好,我是里厌俗


我的作品

里厌俗 昨天 23:19

黑化系统:白月光她只想作死

里厌俗 2021-08-30

月亮散出的恩赐

[已完结。于2020.7.5签约]推推新书暗恋校园文《神明愿你喜乐》“在广袤的空间和无限的时间中能与你共享同一颗星球和同一段时光。” “你赐予我无上的荣光。” “我的荣幸,你星光熠熠,我亦是仰望这耀眼无洁的月亮。” 骄傲肆意,似艳又妖,賀枝从没对谁弯腰低头,却偷偷喜欢了她的月亮好久好久,从暗夜的星光到人前洁净的月亮,那么些年,他一直都是她熠熠的光,却也没有妄图将他摘下来。 “星星是银河递给月亮的情书,你是世界赠与我的恩赐。” 十一岁那年,她偷偷吻了那不入世的月亮。 从此,溺死在那浩瀚的星河。 梦的破碎就在一刻,賀枝这些年的执着和光到底是什么,她觉得都是一场笑话,从黑暗将她拉出,在狠狠的摔进去,更深更暗的巨渊。 “鹿斯,我喜欢你。”少女的声音坦荡又小心,却有着冲破一切的无畏和轻狂。 “抱歉,我不喜欢你。” 月亮可以皎洁如斯,温柔明亮,也可以在月夜黑暗破碎,温柔呢喃着将人拖进地狱。 就在一瞬间,全部倾塌,拽不住,拉不起,掉入那极致的恶。 …… “没有人教会我爱人,所以,你能不能教教我....”鹿斯眼尾猩红,低低的在賀枝颈边喘气,声音又低又哑,带着卑微的乞求。 賀枝被男人桎梏在怀里,温热的两颗心紧贴,潋滟的桃花眼微红,目光却坚定又淡然:“鹿斯,高三那年,我爱你的。” 少女的声音娇气空灵,鹿斯的心尖被一点点的撕裂,痛意将他溺死,男人跪倒在地,修长的手捧起少女的裙角,卑微臣服的姿态,轻轻的吻落在那裙角之上,声音暗哑:“枝枝,我会奔你而来的,你再爱爱我。 ”月亮的承诺点缀着天上的万千繁星,明亮又柔情。 于是天上月,沦为她一人的掌中月。 HE,SC。 [对所有人明恋对男主暗恋] 女主美美美坏坏坏×男主白切黑表面温柔内里暗黑 楔子来源于2020年,开篇文创于2021。 又名《偷吻月亮的我》

里厌俗 2021-06-28

他说爱情已尘封

【12岁烂文,慎入。】推推新书《神明愿你喜乐》(已完结,请放心食用)【他说爱情已迟暮改编】南宫胤&唐苏。 遗憾吧,最后的最后,最好的结局却是那个骄傲进场的唐大小姐落幕了,殁在了她最爱的人手中,也将一切都尘封起来,永远的睡在了冰冷的南海。 满座皆惊,俗世的人都以旁观者的姿态惋惜遗憾,那不可一世的南宫胤却随着唐大小姐跳入了南海,这一回,就是生生世世。 重来一世,亿万年的变迁让她再次以最狂妄骄傲的姿态登场,这一次,她却是不打算在退场了。 “他的名字刻在心底,她的灵魂向死而生。” …… 所有人都对不起唐苏,他却拾起她被狼狈打碎的满身骄傲。 她说过,要对南宫胤好的。 她的一生,一半是光明,一半是黑暗,那光明是黑暗都是那样绝对,那人却在她绝望之际陡然生出光明,让她得以窥见天光。 既然为他而来,那就于暗夜中滋起那前世的光。 “南宫胤,你说过要先遇见我的,那我这辈子就归你。” 那一声阿胤终究是久违了,但还不算晚。 那些过往,也终究是散于天际,执念爱,大梦一场,梦醒,他们的爱恋在黑夜中起舞。 …… 众人言“于南宫太子来说,唐大小姐就是他唯一的光。” 唐苏笑,比那春色还要艳丽几分。 她坐在南宫胤的腰腹上,看着眼角猩红的俊美男孩,轻轻的话语撩人心弦:“阿胤,我一直都为你而来,只有你。” “唐苏,我等了亿年。” 眼角的猩红暴露了他的慌张,她说:“你于我,是唯一的救赎。”

里厌俗 04-16

温软娇

  初见陆烬竭时,矜黛还是个五岁的小娃娃,七岁的陆烬竭生得一张美人脸,眉眼间雪白纯净,眼眸却黑如点漆,面容冷淡,肌肤胜雪。   奶娃娃愣神了,那张旳丽容貌越来越近,漂亮近妖,陆烬竭的修长漂亮的手指点了点矜黛的眉眼,声音尚且稚嫩:“这么漂亮的小娃娃,姑母送我当皇妃可好?”   —   后来少年帝王赫赫神威扬名四海,手段凌厉如刃,偏生一张神颜,仙人之姿,似灼灼烈日,却沉静如明月,陆烬竭在这世间十六年里,刀尖舔血,不皈神佛。   亦不信神。   “陛……陛下。”   矜黛眉眼如画,眉目间的一抹媚与洁致死纠缠在一起,肌肤白如冬日第一场初雪,漂亮的凤眼如慈悲神佛,抬眼看他一眼,像是施舍恩赐。   帝王的那双凤眼危险轻眯,院里的山茶花开得那样好,一身龙袍的陆烬竭眼里噙着不甚明显的笑意:“可还记得长大以后是要给朕当皇后的?”   一句玩笑而已,矜黛的心脏却颤颤巍巍。   *   陆烬竭从未觉得自己有过心,可胸膛里的那颗心脏却像是要跳出来,滚烫热烈,痛苦又欢喜。 明月下的少女身姿纤细,舞步轻盈,一头乌黑秀丽的长发垂至脚踝,纤细嫩白的手指紧紧拽着他身上的明黄色龙袍,怯生生地抬眼看他:“还……还要给你当皇后吗?” 他蓦然放下所有的恶。 //   京城的明灯三千是最好的颜色,矜黛从未见过如此盛大的光景,陆烬竭站在她身旁,炙热的呼吸滚烫,低哑着笑:“皎皎可许了什么愿望?”   “要阿劫。”   陆烬竭,陆烬劫,声嘶力竭的竭,生死历劫的劫。   但我心尖已有一抹温软,不想再深陷地狱泥塘。   “那陛下呢?”   陆烬竭轻轻吻过矜黛的眉。   “说出来就不灵了,笨皎皎。”   我盼你温软温良,愿你与明灯三千共生。   此去经年,我往日的罪,都是为你赎的。   

里厌俗 03-26

神明愿你喜乐

  [8.16签约]时虞和林觉肆就像是一条平行线,永远都绝无相交的可能。   高一那年盛夏,时虞爱上了一个烈如太阳的少年,至此一蹶不振,无法自拔,沉沦烈火中。   三年的时间很快,她以为他们毕业后各奔东西再无可能,却在大学时再次重逢,她依旧卑微爱恋,他也依旧放浪形骸。   时虞如同飞蛾扑火,却在一个深夜被他紧紧掐着腰亲吻,林觉肆声音暗哑,在黑夜中看不见太阳的烈火,暗沉又卑劣。   “时虞,别惹老子了。”   她以为她卑劣地爱着一个不属于她的少年绝无回头之路,可是她却忘了林觉肆也会爱她,爱到为她杀人纵火,一朝入狱。   …   “虞虞,神明向你许愿,给予你判决林觉肆的唯一指愿。”   时虞歪头,思索了一会,慢吞吞地道。   “那……神明愿你喜乐。”   “你是我的神明,我是神明此生唯一愿。”   林觉肆突然笑了,少年如烈火,灼热着人心沸腾。   “时虞啊。”   “我曾在高一那年许下一愿,最终在28岁那年得到神明的馈赠。”   林觉肆往年如一日的爱你,你的所有心愿都有神明替你完成了。 * 双向暗恋,结局he。 本书又名《神明的爱意汹涌》/《神明此生唯一愿》 推校园文《月亮散出的恩赐》

里厌俗 2021-09-15

天神曰:风华绝世

[于2020.7.5签约] 凤家百年来出一嫡女,字栀颜,上有家族下有将军世家,娇贵无双,容颜瑰丽,一张容颜抵世间万物,仙姿迭貌,丰姿冶丽,艳若桃李,夺天地间色彩,取人间俗气,天生一双冷清含情眼,看人时从不带任何色彩,淡淡敛过眼皮只余下一片冰寒。 世人道凤家大小姐倾世冷清,在一夜家破人亡。 【今生】 五年前,将军府一朝灭门,凤太师凤凌风被判通敌叛国,九族尽灭,一夕之间,权倾朝野的凤族一朝灭门,血染了整个帝国。   栀子花开半夏,她生。   栀子花落,人亡两不知。   得凤家大小姐凤栀颜得天下,众人皆知,凤家大小姐乃天选之女,绝世无双风华绝代,堂堂介女儿身有着命定之人的命格,颠覆整个九州,扭转乾坤,亦在一朝“陨落”。   她,风华绝世,天下无双,医毒双绝,颜倾天下,可剑指苍穹,毁尽九州,也可为君一笑,红颜祸水。   他,矜贵淡漠,惊才绝艳,位高权重,权势滔天,绝艳如神,天神般冷漠,神袛般高贵。 他们经历万年,相杀又抵死纠缠。 她说:“夜辰逸,我若要这九州尽灭,要这四国狼烟四起,尸横遍野,要你的主神命格,你可愿。” “我愿。”绝世的少年笑着。 一愿殿下安康。 二愿殿下无忧。 三愿常伴殿下。 只要是殿下想要的,我都愿捧无上荣光给予您。   缘聚缘散,这是凤栀颜。   祖辈恩恩怨怨,五年前逃出生天的凤大小姐利用和亲嫡长公主的名头来到夜影,锋芒毕露,横贯长空,携星月之辉降临,狼烟起,九州动荡,纤纤素手搅动这万里河山,她步向金殿洗冤。他掌乾坤,覆云雨,替她披荆斩棘,万死不辞。他与她,机关算尽,只为推翻五年前血洗帝国的惨案。祖辈的纠葛恩怨,均势力敌的爱情,她们又会如何? 墨衣君临世人晓,惊才绝艳夜殿下。 一袭红衣世人醉,依晓倾城舞九洲。 昭昭乱世唯你皆是风华。 【三生】“殿下,爱我吗。” 我爱您,直到九州尽灭,两株历经万年的双生良木分离,宇宙洪荒消散,我都永远深爱着殿下。 [原生]天神&祖神 [三篇]灭门大小姐&矜贵太子 [一篇]阴狠女帝&慵懒丞相 [二篇]淡漠将军&敌国军师 [马甲×女强×女美×残暴] 注:简介源于2018年,文案源于2018.10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