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好,我是风做的烧烤


我的作品

风做的烧烤 今天 11:11

德云社:辈分真是硬伤

作为刘筱亭的侄女,而且还是一部同人文里面的女配真的是压力山大啊。 女主龙字科的弟子,女配仗着自己是刘筱亭的侄女做了很多扎眼的事情,最后在书里面结局,那简直是太吓人了,最后死的那是凄惨至极。 从小她得知自己命运的刘潇,真的压力山大,看着自家叔叔就成了刘筱亭,那只有两个字“远离” 我不招惹你们,你们也别来招惹我啊。 可是命运就是如此的奇葩,她已经被逼着节节败退。书中的女配是北影毕业,她费劲心思考上北大。 书中的女配喜欢相声,喜欢秦霄贤,她不喜欢,她从来没看过相声,没见过秦霄贤,即使见了,想到自己的结局也只是害怕。 书中的女配张扬肆意,她沉默寡言,在自己的小世界里。 都这么大的改变了,刘筱亭,你咋还带着我去德云社呢。 既然这样改变不行,那么就从辈分上改变吧,我是刘筱亭的侄女,那么我是你们的“孙女”,这就不会发生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。 郭德纲:这闺女长得不错啊!我看可以和麒麟谈谈啊。 刘潇:曾祖,我们辈分儿上不配。 郭德纲一口茶喷了出来了。 张云雷:小丫头,辫儿哥给你买的你喜欢吗? 刘潇:谢谢辫儿爷。 张云雷放在刘潇头上的手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什么。 安迪:姐姐,姐姐,你做的巧克力,安迪最喜欢吃了。 刘潇:辈分错了,我应该喊你爷爷。 安迪挠了挠头看着坐在那里的王慧,这该怎么办。 孟鹤堂:高兴不,孟哥来接你下学了。 刘潇:您是我哥,您是我爷爷。 孟鹤堂听见这话差点摔了一跤。 周九良:咱俩什么时候合奏一曲啊,小潇。 刘潇:九良爷爷,我最近没时间。 周九良将自己的三哥的弦不小心的给弄断了。 执着于辈分,执着于玩游戏,执着于学习,至于什么德云社,什么娱乐圈滚犊子吧。

风做的烧烤 今天 07:17

德云社:码字系统求不断更

她爱自己笔下的纸片人,也爱三次元的真人,她一双手在键盘上敲下一个个的世界,每个世界有每个世界的喜怒哀乐,有的她将现实的遮羞布一点点的撕下去,有的,满篇下来是女主的成长。 不过啊,就是有一点不好,她特别喜欢断更,当喜欢断更的写手遭遇系统,系统催更有方式啊。 你不是喜欢写同人文吗?我每天晚上就让你成为你同人文的女主角,你断更了,那么,你做梦的时候戛然而止的感觉好受吗? 你不是喜欢写CP文吗?那么就让你围观你书中的CP谈恋爱,从虐来虐去,到这贼甜,这突然戛然而止好受吗? 总之,你不更新,有我!我是催更最牛系统。 本来可以随意咕咕的业余的写手,业余的编剧,业余的漫画家,主业的就是B站的UP主。 B站网友:你丧良心啊,你上次更新已经是三个月以前了。 可是却遭遇最强催更系统,催更剪辑,催更漫画,催更,催更,什么都催更,系统,你去催更别人吧,别折磨我了。 抖音龙字科招生考试,她跟着误点【不对,就是专门点的,我这就有理由咕咕了。】 可是,可是,你们怎么都来我直播间催更了,甚至还要寄刀片! 抖音,那可是好些明星入驻的啊,打开她的直播间,怎么觉得这女人那么熟悉啊,好像是梦见过啊。 张九龄:我好像是见过你,在民国! 王九龙:我也见过你,在战场上,你将我给杀了。 周九良:我也见过你,咱俩不应该是师兄妹吗? ........ 女主:系统这是怎么回事啊?为什么我将他们写成炮灰,他们也知道啊。 系统:这好像是不管我的事情,你今天的更新了吗? 女主:滚! 系统:好嘞。 女主:你给我回来,你还没回答我呢。

风做的烧烤 昨天 20:57

德云社:一觉醒来身边睡了一群男人